广告条
中国网络日报网
繁體
首页 > 文化 > 文化-汉字 > 正文

关于汉字的世纪对话(之一): 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在瓦解汉字

王文元

日期:2017-07-29 11:20:41;    来源:中国网络日报  
记者:
       2012年夏秋之际,我在报刊以及电视媒体上多次看到过您批评《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以下简称《现汉》)的文章或报道。《中国新闻周刊》第33期的封面上的“汉语保卫战”五个黄色大字非常醒目,打开杂志,第一篇报道就是记者对您的采访。你使用了“文化安全”一词,引起一定的社会反响。你能讲讲这一事件的始末吗?
 
王文元: 
       2012年7月,中央电视台播放了《现汉》主编与出版社董事长的讲话,他们竭力为《现汉》正文收入239个“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辩解,称这是顺乎世界一体化潮流的举动云云。我万分惊愕,一时竟然产生了中国已经沦为英国殖民地的错觉,因为按照常识,一个具有文化主权的国家无论如何不会任由他族的语言文字侵入自己的母语。冷静下来之后,我买回一本《现汉》。仔细翻阅这部词典,发现事态严重,立即给中国社会科学院与北京语言大学的有关专家打电话,通报此事,也将此事告知袁晓园、赵朴初、安子介生前挚友李敏生。李敏生先生于2012年8月27日自费组织了近二百名在京学者,在中国社科院礼堂就《现汉》展开学术研讨,我第一个发言。我在发言中说,无论经济怎样一体化,汉字是不能淌一体化浑水的,因为汉字的美学价值、哲学价值、信仰价值、历史价值无不系于民族性上,没有民族性,汉字的一切优点都不复存在。汉字本来可以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如果没有人为破坏,汉字是可以与世长存的。会后,我们将附有120名学者签名的举报信副本递交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与教育部。后来首都书法家与教育家相应,于9月20日、27日分别将附有百人签名的举报信送达有关部门。至此,检举《现汉》的活动告一段落。
 
记者:
       据我了解,你们将这次活动称为“保卫汉字”,汉字真的到了必须“保卫”的地步了吗?真的涉及到文化安全问题吗?
 
王文元:
       必须让事实说话。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可能否定这样一个事实:中国人对汉字已经失去自信,几乎一边倒地热衷于英文。证明这个论点的根据数不胜数,只能举其荦荦大者:
警察关乎社会治安,关乎社会秩序的稳定,然而现在中国警察的制服上不写“警察”,而赫然写着“police”。我不知道决策者的初衷是什么。如果是为了向大众提示写有“police”的人是公职人员,可以为大众排忧解难,那么为什么不写中国人都认识的“警察”,而要写极少数人才认识的洋字母,难道中国的警察首先是为洋人服务的?
 
       中国的电视台的台标普遍使用洋文,中央电视台不说“央视”,而说更罗嗦的“CCTV”。他们想到的是少数精通英语的人,而忽视了数以亿万的不懂英文或者不愿意读英文的大众。
 
       同样的情况还有GDP与CPI,不仅没有学习过英文的人不懂,我身边的许多博士也不知其意,因为他们学的不是经济专业。GDP完全要考死记才能了解其意。如果好好说话,任何智力正常的外行人都能猜到“社会生产总值”是什么意思,而GDP是无法猜测的。说中文既达意又有利于增强民族凝聚力,何乐而不为呢?
 
       现在,报纸在报道篮球新闻时,一般不用“美职篮”,而用“NBA”,这是由于编辑们孤陋寡闻,不知道美国的体育报道在同一版面出现职业拳击比赛与职业篮球比赛的场合时不能用“NBA”而必须用全称,因为美国职业拳击的简称也是“NBA”。连美国人都慎用的“NBA”(在英语省略语词典中,NBA总共有十二个意思),在中国却肆无忌惮地滥用,中国人的崇洋心态由此可见一斑。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一位中学语文老师给我看他的学生写的一篇文章,令我目瞪口呆。这篇题为《又酷又爽的周末》的作文是这样的:
 
       我很崇尚呆、宅与萌,我相信,宅到深处自然呆,呆到深处自然萌。然而,一个事件彻底改变了我。
 
       上星期天,我与在SNS上结识的朋友一起去五棵松篮球馆看CBA比赛,由北京首钢vs江苏新钢,我们各花30元RMB买到票。这是一场很hai的篮球比赛,可以说是两个大个子中锋之间的PK。我的朋友的父亲患AIDS死去了,他从此失去了父爱,从此变得很宅,很闷骚。这回他发泄了,不再纠结了。我们为双方选手的扣篮而欢呼,他们打得太给力了,特别是马布里,他在CNN都没有在BTV或者CCTV有名。我不禁一个人HAIL 而且快乐了我的朋友,我真的没有白来。
 
       我没有想到,看一场CBA,比宅在家中爽多了。我这个宅男终于不再宅,不再闷骚,不再为备考CET而愁眉不展,不再因为PE仅为4的股票仍然跌跌不休而大发雷霆,不再为买LD时不小心将LD说成了ED而不好意思,不再整日守着DV,失魂落魄的。我想当DJ的梦想一定会实现。
 
       老师无法给这篇作文打低分,因为它语句是通顺的,所用词汇也是规范的。然而,不查阅《现汉》,谁也读不懂这样的怪文。不好好说话与写作,标新立异,以求一逞,这就是文化虚无主义带来的后果,就是解构主义梦寐以求的境界。
 
       联系今天的社会现实,处处可以显示出这样一个规律:英语强势,汉语弱势;英语蒸蒸日上,汉语日薄西山;英语越来越理直气壮,汉语越来越忍气吞声……证明以上推断的例子数不胜数,举其荦荦大者,如:
 
       ——国家公务员考试科目中有英语,没有汉语。
 
       ——研究中国文学、中国历史的评职称时考英语,不考古汉语。
 
       ——古典文学专业博士生录取考试科目中有英语而没有古汉语。
 
       ——称物价指数为CPI,而拒绝使用中文。
 
       ——用ABCD表示顺位,而不用甲乙丙丁。
 
       ——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举办,本是件光彩的事,却不敢大张旗鼓地宣传,硬是将徽标上的“北京”写成“beijing”。
 
       ——小学、中学课程中课时最多的是英文,而非中文(语文)。
 
       ——汗衫不叫汗衫,改称为“T恤”。
 
       ——汗衫上的字句绝大多数写的是英文的,而非中文的。
 
       ——中国厕所写英文标识已成惯例,现在许多厕所不甘守旧,纷纷创新,我发现有的厕所已经改写为NC,我一头雾水,迟疑良久,终未敢擅入。
 
        既然鸟语都口语用,为什么不能用土话表示呢,于是郑州一家快餐店想出奇招,用一只香蕉表示男厕,用一只寿桃表示女厕,直接示以生殖器。文化之倒退,让人不寒而栗。
 
       [1] 既然鸟语都口语用,为什么不能用土话表示呢,于是郑州一家快餐店想出奇招,用一只香蕉表示男厕,用一只寿桃表示女厕,直接示以生殖器。文化之倒退,让人不寒而栗。
 
       [2] 吴玉章晚年对于汉字拉丁化的主张有所反省与自我批评。
 
       ——年轻人之间分手说“bye——bye”而不说“再见”。
 
       ——相当多的中国人的口语中经常夹杂ok、pk、GDP、WTO等洋词语,简直是脱口而出。
 
       ——许多站名下边都辅以拼音,让外国语音中心主义者大感快慰,因为这表明,汉字是过渡性的,最终要转向拼音,因为拼音优越于表意的汉字。
 
       ——多数幼儿园教授英语,教孩子传统道德文化的凤毛麟角。
 
       ——相当一部分所谓学术论文都是从英文资料上翻译过来的,毫无新意,相当一部分也没有价值,却堂而皇之地刊登在学术期刊上,误人子弟。
……
       种种迹象表明,汉字确实已经到了危险的时刻,国家文化安全受到的威胁越来越严重,不能不引起警觉了。
 
【责任编辑:李伟】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