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日报
繁體
首页 > 文化 > 文化-综合 > 正文

“心理不二”开心花 “知行合一”现馨香

——关于对王阳明“成圣”之路的明析与思考

作者:田德清
日期:2018-12-21 11:01:25;    来源:中国网络日报  
       自唐朝以来,打破门户之见兼学儒、释、道三家而卓有成就者很多,但融众家于一炉、自成一家的学者不多,将学问转化为能量、应用于实践者更是寥寥无几。自强不息怀壮志以长行,厚德载物携梦想而抚凌。王阳明因何能成为立德、立言、立功“真三不朽”圣人?因何能成为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军事家、文学家和书法家?如何把握阳明学的脉络架构以更好地学习实践,使之在激浊扬清、净化心灵、幸福人生等方面发挥更大更好的作用?对这些问题的回答肯定不同而且是多元的。通过多年的学习与实践、探索与思考,自认为,成就王阳明伟大梦想的原因尽管仁者见仁,对阳明学脉络架构的梳理和把握也尽管智者见智,但可以从中概括提炼为一句话九个字,即立壮志、致良知、建功勋。
 
       一、王阳明的心之基——“立壮志”
 
       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上,阳明先生是屈指可数的几位既有“立德”、“立言”,又有“立功”的人。因此,有一种说法:中国有两个半圣人,一个是孔子,一个是王阳明,半个是曾国藩。还有一种说法:中国的文人能带兵打仗的,有三个人:一个是诸葛亮,一个是王阳明,还有一个是毛泽东。王阳明作为一个中国历史上少有的集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教育家、文学家为一体的伟大人物,其德行、事功,至今仍受到中国、日本读书人的敬仰,可见其巨大的人格魅力。王阳明有如此之高的成就,自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从小就立下了做“第一等事”的远大志向。为什么说立志对一个人成长进步这么重要?说起来,理由肯定很多,从王阳明身上体现出来的至少可以归纳为三条:
 
       第一,“志”是目标。有人说,王阳明的辉煌史是从“龙场悟道”开始的。自认为,这种说法是不完全正确的,因为没有从他十二岁立志做“第一等事”的理想,后边的历史就“辉煌”不起来。可以说,立志、致志、成志纵贯王阳明的整个历史过程。“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这是王阳明的深刻体会。“志不立,如无舵之舟,无衔之马,漂荡奔逸,终亦何所底乎?”王阳明在他十二岁那一年,他向私塾的老师提出一个很不寻常的问题:“何为第一等事?”塾师说:“惟读书登第耳。”阳明的天性和个性使他直言不讳地反驳老师:“登第恐未为第一等事,或读书学圣贤耳。”当时的他,尽管思想还不成熟,但这种志向是从他的良知中自然流露出来的,更显纯真。这个目标一旦确立,他的人生立马就有了方向、有了目标、有了希望。
 
       第二,“志”是气度。树立的志向越高远,往往带来的磨难也大、考验也多,这就需要胸怀宽广、百折不挠、义无反顾。“世人以落第为耻,我却以落第动心为耻。”两次会试落榜的王阳明没有怨天尤人,更为难得的是他以坦然的心境面对挫折。特别是他被太监头子刘瑾“特殊关照”,廷杖四十,扔进明代最恐怖的诏狱,第一次面对死亡的威胁的时候,他通过“洗心见微奥”,硬是挺了过来,这是怎样的坚韧、怎样的气度?他说,只念念不忘天理,久则自然心中凝聚,好象道家所谓结圣胎,然后可以进入美大神圣之境。自认为,从“克己”做起,从我心做起,“反身而诚”,通过不断提高自己的德性水平来高大主体、渺小外界,这就是王阳明通过立大志表现出来的气度!
 
       第三,“志”是力量。王阳明提倡立的志,是圣人之志、贤人之志、志士之志、仁人之志。所谓圣人,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所谓贤人,才德不同于常人的普通人谓之贤人;所谓志士者,以身负纲常之重,而志虑之高洁,每思有以植天下之大闲;所谓仁人者,以身会天德之全,而心体之光明,必欲贞天下之大节。古人常说的“立大志”,指的就是这样的志!自认为,只有这样的志,才能“志”出强大的力量。王阳明的一生,是百死千难的一生。他之所以能够“过五关、斩六将”,一次次化险为夷、一次次创造奇迹,就是因为他有以天下为己任的立志成圣、自我担当的情怀和精神。记得,刚看到24岁的毛泽东撰写的名文《心之力》时,顿感热血沸腾,立即被他那壮阔的气度、深邃的智慧、磅礴的力量所折服!我想,这就是王阳明所说的“人心之得其正者即道心”所展发出来的“杰出而深远”的超强力量!怪不得,他的老师杨济昌,先是为这篇文章判了100分,后又加上了5分,以体现对这篇文章无以复加的赞许。
 
       二、王阳明的心之源——“致良知”
 
      “致良知”是阳明学的根本宗旨和核心内容。“致良知”包含“致知”和“实行”两方面的内容:即一方面,我的良知能够让我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自己的行为并且能确保这种选择是具有道德意义的;另一方面,我又必须按照我的选择去实施我的行为,否则就谈不上真正的“知”。所以,“致良知”既反对“坐而论道”,亦反对“随事体认天理”,因为前者会流于空谈,后者则会导致将“天理”当作一种客观存在的东西,从而把“良知”与人的现实行为(事)割裂开来。“致良知”学说的提出,标志着阳明学体系构建的完成。
 
     (一)“致良知”的形成。“致良知”作为阳明学的根本宗旨和核心内容,其形成和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心外无物”。这在哲学上属于本体论,构成了他对整个世界的基本看法,即世界观。第二,知行合一。在有了心外无物的世界观之后,王阳明接着就依照其世界观来建立起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他进一步提出的知行合一说,改变了此前思想家们把知与行进行分割、区别的做法,认为知行本为一体,是相互包含的。更为重要的是,王阳明将知与行由简单的人的行为的两个部分,合一上升到一个本体概念。也就是说,知行合一的本体不是手段性的东西,而是人的生命存在的本来样态和应然样态,这就使得儒家的生命哲学在心的层面上得以展开。第三,致良知。知行合一强调知行是生命的本体,但并没有说清楚知什么、行什么的问题。所以,阳明先生在晚年明确提出知行的本体就是致良知。这便使得知行合一的生命本体有了明确的内涵和方向。由此可以看出,王阳明的思想由心外无物、知行合一和致良知三个部分构成,而知行合一是阳明心学的核心思想之一,也是他成己成物的基本指南,既为阳明心学的存在论哲学构筑了具体路径,又使阳明心学充满了鲜明的实践本位特征。
 
     (二)“致良知”的标志。“知行合一”作为心学的标志,其蕴藏的内涵有三层:第一是由知到行,就是从知道到做到。是不是知行合一就是帮助人改变冥行妄作和不肯着实躬行两大习性呢?不止这样。从知道到做到,理论联系实际,这只是知行合一的皮毛,也算刚刚入门。第二是由行到合。这是知行合一的第二层内涵。王阳明在解释知行合一时曾说过,“若会得时,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只说一个行,已自有知在。”无论做任何事情,只有沉浸进去,融会贯通,才能和你工作的对象融而为一,这叫合,知行合一的合。第三是由合到一。“一”是什么?“一”就是王阳明的“致良知”,就是价值性的归宿和再出发。“致良知”的这个“知”比前面“知行合一”的那个“知”就高了一个层次,而由这个“知”可以再出发再“知行合一”。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自我价值塑造,就是获得的一种思想上的成就。从这里再出发,就是一个潜在的我的再塑造,再塑造的结果就是“良能”。所以,王阳明说“若是知行本体,即是良知良能”。“知行合一”的三个层次恰好契合“致良知”形成的三个阶段,从这个意义上说“知行合一”就是“致良知”。
 
     (三)“致良知”的关怀。王阳明晚年将自己的思想归纳为“四句”,被称为“四句教”。“四句教”,即“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自认为,对王阳明全部思想高度概括和凝练总结的这“四句教”,不仅是对心学的画龙点睛,更是对后学者的终极关怀!王阳明的“四句教”蕴含着极深的哲理!从上往下看,就是证道的标志;从下往上看,就是证道的过程。从上往下看,就是王龙溪的“四无”说,但一看就能达到“绝对”层面的人是极其罕见的,就是王阳明也努力了数十年;反过来,从下往上看,就是钱德洪的“四有”说。这“四句教”含藏着“致良知”的前后过程:倒数第四句至倒数第三句,揭示了从格物“至善”到体认“良知”的过程,这就是王阳明的“入道”;倒数第三句至倒数第二句,揭示了从体认“良知”通过“事上磨”彰显“良知”的过程,这就是王阳明的“揭道”;倒数第二句至倒数第一句,揭示了从彰显“良知”到光明“良知”的过程,这就是王阳明的“传道”。他明确指出,心的本体晶莹纯洁、无善无恶;但意念一经产生,善恶也随之而来,能区分何为善、何为恶的这种能力,就是孟子所说的“良知”;而儒学理论的重点之一——格物,在这里就是“为善去恶”。在天泉,王阳明圆融分别代表“四无”、“四有”的两位弟子的说法,与其说是对他们的“点化”,倒不如说是为后学开出的不偏有、不着空、直趋中道的证道“药方”。他希望大道源远流长,希望人人成为圣人。
 
       三、王阳明的心之力——“建功勋”
 
     “合一为民建功勋,立三归心煜世人,烁古燿今。”这幅对联是本人对学习实践阳明学体会的概括总结。所以这样体会,主要受到了如下启发:一是学贵自得。王阳明思想的基本点即“致良知”,其意是说照着良知去做,尽量发挥“良知”的作用。王阳明的“致良知”学说主张学贵得之于心,反对迷信。他说:“夫君子论学,要在得之于心。众皆以为是,苛求之心而未会焉,未敢以为是也;众皆以为以非,苛求之心而有契焉,未敢以为非也。”在明代王阳明敢于向朱熹理学挑战,创新渠,与他这种不迷信前人、解放思想有关。二是以民为本。《大学》是中国古代儒学名篇,原是《礼记》中的一篇。后来,朱熹把《大学》纳入的《四书集要》成了士子求取功名利禄的考试用书,影响极大。《大学》首章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朱熹将“亲民”解释为“新民”。王阳明不赞成朱熹改正《大学》,认为古本《大学》所讲“亲民”没有错,亲民就是爱民,体现了王阳明以民为本的爱民精神。三是突破创新。他不因循守旧,敢于打破常规,集心学之大成,使儒学焕发生机。他提出的以“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为基本框架的心学理论,强调人的自我觉悟,突出主体意识的能动性和创造性,为当时僵化守旧的思想界提供了一剂清醒剂,使不少被朱熹理学束缚的人一时心目俱醒,从而使明代理学(儒学)焕发出勃勃生机和活力。四是重视教育。王阳明自34岁授徒讲学,到病逝,先后讲学23年。每到一处,他都办学校,立书院,培养了大批弟子,其弟子遍布中国、日本等地,产生了巨大影响。
 
       王阳明以他的“此心光明”,为后学留下了穿越时空的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作为哲学家,创立心学流芳百世;作为政治家,治家有方、治国有策;作为教育家,兴校办学、桃李满天下;作为军事家,以一己之力平定叛乱;作为文学家,著有作品、流传后世;作为书法家,律动心灵、别具一格;作为朝中官员,体察民情、为民请命;作为地方官员,剿除匪患、免除赋税;作为一个个体的人,刚正不阿、爱憎分明而又“随心所欲不逾矩”。特别是他创建的心学理论,无论是对过去、对现在,还是对未来,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一是指明了学习实践的方向,向内求。心即理,真理真相的发现不必劳心费神的在纷繁芜杂的物质世界里苦寻,那种有为的探索方式永远没有尽头。二是指明了学习实践的方法,致良知。心灵宁静程度决定认识的深度,而心灵宁静程度又与心灵的品质息息相关。一个充满贪婪、怨恨的心灵是无法宁静下来的,而一颗慈悲大爱的心灵则是柔软的、宁静的、灵动的。当心是柔软、宁静、灵动时,真相自然显现。三是指出了学习实践的终极境界,此心光明。光明之心,犹如赤日当空而万象毕照。王阳明的一生很短暂,仅有五十七年,但他留给世人的财富却是无穷的。阳明心学绝不仅仅属于中国,也绝不仅仅属于古代,其思想所焕发的光芒超越了时间和空间,深刻影响着中国乃至世界。很长时间以来,王阳明只是被研究思想史的学者偶尔提及,而现如今,这位历史人物和他的思想,如同夜空耀眼的明星出现在普通大众眼前,闪烁在国际舞台上。王阳明重回人们的视野,是传统文化回归的一个信号,代表着在全球化的新世界格局之下,中国文化主体意识的重新觉醒。物质的繁荣昌盛,并不必然带来精神世界的丰沛;而缺乏精神引领的物质社会,却有可能消解人生的价值意义。传统文化的回归,为强大的物质世界注入内在精神,实质上体现了我们对于生命意义与价值的重新探求。自认为,这就是文化自信的表现,同时也是文化自信得以实现的一个首要前提和重要条件。(作者单位:德州市委政法委  田德清
 
【责任编辑:梁桂琴】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