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日报网
繁體
首页 > 文化 > 文化-综合 > 正文

郝振洲:最是难忘离别情

日期:2018-12-21 12:11:12;    来源:中国网络日报  
       那个送行的场面令身为父母的你我都感动了。5岁的女儿突然从我手中挣脱,拼命往汽车上挤。我赶忙上车,把她拉下车,孩子用尽全力在我怀中挣扎着。平日自觉有劲的我,这时显得力不从心。一会儿,身上冒出了汗。“我要妈妈,我要跟妈妈去北京”!这撕心裂肺的哭喊,强烈地震撼着我的心灵。我一边无力地阻拦着,一边心口不一地劝说着,心中,一股湿热的亲情潮涌起。我这个已过而立之年的男子汉,眼中不觉湿润润的。透过朦胧的双眼,我也看到你用手轻拭泪眼。汽车站里静悄悄的,仿佛所有的旅客都被这送行的场面感动了。
 

       汽车缓缓启动了,孩子的哭声愈烈。在黄河北岸的深秋,在这寂静的车站,这哭声显得那样凄切,那样揪心。我勉强把孩子抱上摩托车。在汽车后面慢慢跟着。一声长笛之后,汽车远去了,望着消失于夜幕中的你,我的心也似乎随之飞去。
 

       为了平衡一下心情,我带着孩子到公园的小河畔坐下。平日喜欢来此游玩的孩子,这时忽然变得沉默起来,在迷离的灯光下,眼中闪着晶莹的泪珠,望着静静的河水发呆。一个刚满5岁的孩子,离开母亲几个月,和一个本不多管家务的父亲生活在一起,其中的委屈难以名状。我发现,孩子在离开你之后,似乎比以前成熟多了。每天蒙蒙亮,就被叫起来,我带她在风雨中穿行。慢慢地,她学会了自己穿衣,洗脸。孩子最大的爱好是看书学习,她常缠着我逛书店,让我给她买好多的画书和彩笔。晚上一回到家,就趴在桌子上写作业,看书。常常是我叫她几遍,她还顾不得吃饭。每晚临睡前她总缠着我给她讲画书,而且一讲就得一本。讲着讲着,我俩都睡着了。半夜醒来,灯还亮着,有时我忙些,她写完作业,自己脱了衣服,上床睡觉。托儿所的老师也常夸她懂事,省事,从不惹麻烦。
 

       有一次,我有急事晚上外出,让她一个人在家写作业。等我深夜回家,她把门反锁住了,任我怎么敲门,她就是不醒。我跑到街上往家打电话,也无济于事。无可奈何,我找地方借宿一宿。那一夜,我睡得最不踏实。还有一次,我发现她的小脸被擦了一道指头长的血痕,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是被小朋友用玩具车撞倒擦伤的。当时我很难受,气愤地说:“以后再有小朋友欺负你,你就说,我爸是检察官,谁再欺负我,我就让我爸把他抓起来,关到看守所里面”!从那以后,孩子常劝我穿检察服。我想,她是否从我那身威严的检察服中鼓起了一个幼女的胆量呢?


      为了弥补孩子委屈的心,我答应给孩子买一本画书。一连跑了三个书店,终于买到一本她喜欢的精装《伊索寓言》。回到家,我给她讲着,她慢慢睡去,嘴里还咕哝着:“我要妈妈……”床头柜上,放着她装在妈妈旅行包里又被我掏出来的作业本和文具盒。看着孩子的睡态,我的心动了:多可爱、多懂事的孩子呀!


       在以后的日子里,作父母的宁愿受些劳累和委屈,也不能亏了孩子。孩子的成长需要父母之爱,二者缺一,就可能给孩子幼小纯洁的心灵笼罩永远也抹不去的阴影,甚至影响她一生的前途和命运。写到这儿,我想起孩子常常提及的小朋友玲玲,父母离异了,玲玲轮换着由父母抚养,却永远也不能同时享受生身父母之爱。还有一个小朋友媛媛,父母离异之后,又都结婚生了孩子,她无论在谁家,都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整天郁郁寡欢,失去了童年的欢乐。
 

      我深深懂得,在燕山脚下的京城,为学业而进修的你也时时思念着我和孩子。上次你挤时间回来,捎了好几件衣服和孩子的零用品。几天一次的电话,我总是让孩子与你说几句话,以通融母女之情。但电话怎么不能把心中的活儿坦然说出,于是,在婚后中断了几年后,我们又写起了两地书。我相信,千里之遥,日益开放的生活方式,决不会把我们的爱情之线割断。待到有的人以赶时髦为荣而纷纷离异时,我们将坚守爱的阵地决不动摇;待你完成了学业,回到这个不算富有但却温暖和谐的家,我们再露出会心的笑颜,共筑生命的爱巢。


       窗外,“呼呼”的北风在楼顶化作凄厉的哨音,冷雨和着风沙,把窗户拍打得“沙沙”作响。我打了个寒颤,顿觉身上冷嗖嗖的。远在北方的你,比这儿更觉寒冷吧。孩子在我身边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我就要暖着孩子睡觉了。
 

在遥远的北方,在寒冷而又陌生的京城,望你保重,祝你平安!(作者  郝振洲

 

【责任编辑:李伟】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