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日报网
繁體
首页 > 法治 > 法治-一线 > 正文

焦点访谈: 谁给“保车”团伙打的保票

日期:2018-08-18 17:50:59         来源: 央视网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道路上动辄载重上百吨的超载货车,车站、景区抢生意的非法出租车,都干扰交通秩序,甚至带来安全隐患,令人深恶痛绝。然而在一些地方,超载货车、黑出租车就如同治不好的牛皮癣,治理、反弹,再治理、再反弹,为什么这些车就那么不好管呢?这个问题也困扰着黑龙江哈尔滨。经过一年多的整治风暴,哈尔滨找到了问题的源头。

在黑龙江省当地媒体2016年底拍摄的视频画面中可以看到,排着长队在警车面前呼啸而过的,都是超载的货车。

司机透露,这些车拉的都是砂土,八九十方折合成载重就是一百三四十吨。载重百吨的货车在哈尔滨并不稀奇。当地媒体报道显示,超载大货曾压爆过150吨大秤,超载导致的事故更是层出不断。提起这些大货车,当地居民一肚子怨言。

货运车辆疯狂超载,客运领域暗流同样汹涌。在哈尔滨市西站、香坊火车站等客运集散地,说到黑出租,正规出租车司机怨声载道。有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为抢生意,黑车司机还会打正规出租车司机。

然而从公开报道看,无论是超载大货车,还是非法出租车,当地都一直在整治。以货车来说,高峰时交警部门年均整治将近五十次。整治力度这么大,为什么市民的反映还如此强烈呢?司机们说,问题的根源在幕后。

保车的,指的就是在这些超载车辆背后提供保护的人。这些人多是团伙组织,向大货车车主收取保护费,同时通过非法利益输送,向执法部门寻求保护。当这些大货车发生违法行为时,保车团伙分子就会联系执勤交警不拦截车辆;或者是在车辆被扣后,通过内部运作让这些大货车不受处罚或减轻处罚。不打掉保车团伙并拔掉背后的保护伞,整治再多也只能流于形式。2017年10月23日,哈尔滨市纪委监察委从利益链背后保护伞入手,成立专案组介入调查,结果令人震惊:涉案人员包括副支队长、各大队的多数大队长,还有干警一百多人,“塌方式,整个部门都出问题了。”

孙宝彤,绰号“二宝子”,社会无业人员,但在哈尔滨市交警系统却能量极大,他就是保车团伙头目。

据专案组工作人员介绍,“二宝子”平时非常嚣张,开着王伟的警车,号称是王伟的司机,而他只是一个社会人员,没有警察的身份。

王伟,孙宝彤的靠山,时任哈尔滨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副支队长。孙宝彤2005年结识了王伟后,利用这一靠山从事运输业,最多时为四五十台货车提供保护。

犯罪嫌疑人孙宝彤交待,在车的风挡玻璃上放张纸当标记,民警看到就不怎么截车了,而用这种方法照顾是交警队提议的。 

孙宝彤说的标识,保车团伙通常称做保车贴,比如“福”字。只要提前和交警说好,摆放在车内某个特定位置,在货车违法被查获时,交警见到了这样的标识就等于见到了钱,自然就会对这些车辆选择性执法。在这些隐秘的勾当背后是赤裸裸的金钱交易。

2014年,孙宝彤代表王伟参加了一个土石方运输项目,并且得到了专项保车费用40多万,这其中有20多万进了王伟的腰包。

除了对孙宝彤提供保护,王伟还参与了其他车队的违法运营,对于找到他的车队,有时甚至亲自上阵。

据专案组工作人员介绍,在查处王伟案件过程中,发现他批的一个路条。如果交警查扣货车,他就会翻开背面,有交警支队王伟支队长的批示:这个是暖心工程,可给予支持。

在哈尔滨,货车运行路线、通行时间、载重等有严格规定,然而有了王伟批示的路条,货车就可以不分时段路段,不受车速载重限制随意通行。专案组人员介绍,查获的带有这种特殊路条的车辆三四十台,每台都在公司标牌背后粘贴上王伟批示的复印件。这样的路条暖了保车团伙的心,伤的却是普通百姓和守法车辆经营者的心。今年6月1日,当地法院公开审理了王伟涉嫌受贿、介绍受贿一案,作为保车团伙后台和保护伞的王伟,此时却一再声称,他是被拉下水的。

正是在王伟的带动和纵容下,哈尔滨市交警呈现塌方式、系统性腐败。哈尔滨市交警支队共有13个大队,12个大队涉案,有些中层干部的行径同样可以用疯狂来形容。李名实,时任交警支队巡逻大队副大队长,涉嫌受贿、滥用职权犯罪。

专案组工作人员介绍,李名实在他的辖区内发现有一个拉运土方的工程,李名实就让交警把道封了;施工队出不来,没法进行施工;于是就找到李名实,给他几万块钱,此后就畅通无阻了。 

在接受好处后,李名实提供的保护则是全方位的。

专案组工作人员说,李名实没有销分的权力,只有法制科才有权力销分。但是他作为大队长,可以通过密钥进入这个地方。有很多人都找到他,他就利用周六、周日进去,通过电脑大量地销分。

主要领导纷纷下水,对下属的约束自然无法谈起。哈西交警大队几乎每一次出勤,保车团伙都会提前接到通知。顾乡大队一名政工民警,为保车团伙办理违规处罚9697件。从提前打招呼到现场放行,从泄露执勤信息到处罚后消除记录,提供全方位、零风险保护。正规经营车辆由于无法竞争过超载货车,被迫寻求保护,从而形成恶性循环,保车团伙日益猖獗。

专案组介绍,这次历时7个多月,一举打掉涉恶保车团伙6个,查处涉嫌犯罪社会人员70人,疯狂大货保护伞122人。

在打掉疯狂大货车背后保护伞的同时,2017年,当地针对非法营运出租车也展开了行动,深挖保护伞,随后暴露出的问题同样触目惊心。

常海波,非法营运出租车车主,一开始他给杜伟杰当司机,包他的车,后来他自己买车,在杜伟杰那儿交“保车费”。

杜伟杰,“黑车”团伙头目,手下有三十多台黑车,杜伟杰每个月向每名“黑车”车主收取1500元“保车费”,再为他们发放“保车贴”,也就是一个“福”字的标识,告诉司机们把这个标识贴到车的后风挡玻璃右上角,这样交通局出勤看到了就会选择性执法。

赵立昌,停车场老板,非法营运人员的保护费最终通过他送到执法人员手中。

犯罪嫌疑人赵立昌交待:“大队长这级,一大队一万元,二大队五千元,巡逻二大队一万元,三大队不熟,没送,四大队五千,六大队五千,七大队没有,八大队五千,九大队五千,巡逻一五千,巡逻二一万。”

赵立昌所说到的各大队,指的是哈尔滨市交通行政综合执法支队下属各大队。一个保车团伙能把绝大多数执法大队都拉下水,这些团伙的能量可想而知。调查期间,当地查扣非法营运出租车214辆,打掉黑车团伙7个,采取刑事强制措施176人,查处129名党员干部以及工作人员。对于交警和交通部门执法,都有着一系列规章制度进行监督,为什么这些监督都失灵了呢。

相关负责人指出,在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背后,实际是机制失灵。以治超来说,按规定,交警处于管理下游,交通、城管负责源头管理,处罚时应消除超载行为,但实际上这些部门更多的是一罚了之。

源头治超不作为,助长了保车团伙滋生蔓延,也是一种保护伞。在追究这些部门责任的同时,哈尔滨市着手强化合作机制。据介绍,交通局、城管局、建委在勤务查处过程中要联动,形成三联单制度,就是必须要三个单位同时处罚、叠加处罚,最后得有回执。

确实,在接触当地执法部门之前,记者提前进行了暗访。市民反映,货车超载眼下有明显改观,出租车管理却仍不乐观。在哈尔滨市香坊火车站,一位车主见到记者拍摄,连忙取下车上的顶灯。

针对类似的反弹现象,哈尔滨市委决定,由市纪委监察委牵头,在全市开展道路运输车辆交通违法及背后“保护伞”问题专项治理工作,继续打击保护伞。哈尔滨市纪委监察委负责人指出,最终要清除保车团伙生存土壤,彻底跳出治理怪圈。 

只要收了保护费就可以提供事前、事中、事后的全方位保护,在这些执法人员眼中,执法变成了一门生意,不是为民,而是为钱;执法的依据不是法律,而是金钱堆出来的关系。客观地说,哈尔滨打掉的交警交通保护伞,涉及的干部职务并不高,但却是时时刻刻与老百姓打交道的、掌握权力的公职人员,正是这样的微腐败,百姓感触最深,社会影响也最大。打掉这些保护伞,把伞下的土壤晾晒在阳光底下,各种害怕阳光的害虫才能无路可遁;执法部门有清明的政治生态,高悬公平正义之剑,社会才能见得到法治的力量。
 


上一篇:速裁日记:病床前头促速调
下一篇:“昆山砍人案”追踪 于海明系正当防卫 不负刑责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