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日报网
繁體

南阳宛都公证处,你这样的“公证”公正吗

记者:郑义

日期:2019-01-10 19:27:14;    来源:中国网络日报  
       一份由两个不具备公证资格的工作人员出具的公证书,当事人受胁迫昧心抄写;一年多来,利益受害人一再要求撤销,南阳市宛都公证处找N种理由推卸责任。截至发稿前,一份不公正的公证书导致的50万元现金杳无音讯,下落不明,受害人欲哭无泪。

       2017年10月11日,原告祝海燕诉被告王平菊不当得利50万元案在南阳市卧龙区执行法庭执行和解,原、被告双方达成案件执行和解协议。被告当天先行支付10万元,并书面承诺剩余款项40万元一个月内履行完毕。2017年12月份,被告王平菊凭借一份没有公证员签字的南阳市宛都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将原告祝海燕告上法庭。正是依据这份貌似公正的公证书,在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柳姓领导的指示下,该案居然顺利通过再审,导致原告的50万元凭空消失。事实真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南阳市宛都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内容显示:“我叫周振,对祝海燕起诉王平菊不当得利一案所涉及50万系我借祝海燕的款项,是我让祝海燕打入王平菊过账的,该笔款项已全部转给了我(其中10万元之前是我借王平菊的款,直接叫王平菊扣下,转我40万) 。50万与王平菊无关系,是我借祝海燕的款项。”公证书上明确显示,这份公证是在本公证员面前亲自书写,真实有效,书写时间为2017年7月24日。

 



       2018年1月2日,周振又亲笔书写了一份证言,道出了其中的内幕。周振说:2017年7月24日,王平菊通过朋友向周振传话,让其回南阳商量第二天王平菊与周振另一个15万元经济纠纷案件的事情。当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在南阳市高新路金典故事餐厅开罗厅包间,王平菊带了十几个不明身份社会闲散人员殴打了他,还将茶水泼他脸上,逼迫威胁他抄写她们已经准备好的证言。王平菊的律师李女士打电话让南阳市宛都公证处派人到场公证。周振抄写公证完毕后,王平菊又带人将他及他的朋友强行带到对面好如家酒店非法拘禁一晚上,不让对外联系。7月25日上午在南阳市卧龙区法庭,周振与王平菊另一15万元经济纠纷案开庭。庭审中,周振及律师当庭申明并警告了昨天晚上被迫写下的公证无效,强烈要求撤销。庭审结束后,王平菊又招来十几个黑社会人员在卧龙区法院门口对周振及家属进行谩骂威胁,并进行人身攻击。因周振手机没电,周振妻子及父亲报警,警察到场后将人员驱散。
 
       2018年2月2日,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民事案件开庭审笔录时,周振本人亲自出庭,再次确认2017年7月25日出具的公证书属胁迫所写,公证内容不属实,不知道哪个是公证员,不知道更没有去过南阳市宛都公证处。
 



       几经周折,2018年7月23日,祝海燕带相关材料去了南阳市宛都公证处王建新主任办公室,要求撤销该份公证书。王建新主任说,当天晚上确实有一个李姓律师打电话让他过去做个公证,但是因为时间太晚,所以他本人没有去,而是派了两个工作人员过去走个程序。那么这两个工作人员有没有公证员资格呢?祝女士随后拨打了被指派工作人员之一的薛阳(音译)的电话。根据薛阳的说法,他本人及另一个工作人员均是助理,并没有公证员资格;另一个也不在公证处上班,不知道去了哪里。因为王主任指派,所以他们就去了。当时边上站了七八个人,有男有女,也不清楚周振是不是被胁迫做的公证。当被问及做公证需要不需要调查实际情况时,王建新主任给了一个解释,说公证这个东西,谁想来做都可以。比如张三和李四合伙 杀了个人,然后来我这里证明人是王五杀的,我也可以做,但是只能证明他们来做公证这个事实,其余的事情就不是他要考虑的。王建新主任拒不接收撤销公证申请书,理由是祝海燕不是当事人,没有权利撤销,并建议祝海燕去找法院,说公证并不具有绝对法律效力,而是法官为了推卸责任,所以让你来找公证处。事情既然已经查明了是被胁迫的,法院就可以做判决,你们来找我也没用。(根据录音材料及电话录音整理)

       多次要求无果,祝海燕又辗转找到了南阳市司法局公证科,公证科李科长说这还需要去找王建新主任提出申请撤销公证。祝海燕向李科长反映情况说,这个事情找王建新主任很多次了,但是材料王主任根本就不接,说他们的公证是真实有效的,不存在任何问题。在李科长的过问下,王建新主任终于接收了祝海燕的撤销公证申请,一周后给了个匪夷所思的答复:申诉期限超时,不予受理。真是个绝妙的托辞!从2017年12月份王平菊向南阳市提出公证证据,到2017年7月23日及以后三番五次的推脱不接收材料,再到2018年12月份出具答复,怎么就超期了?

       北京市春林律师事务所唐晋生律师说:
“公证书是指公证处根据当事人申请,依照事实和法律,按照法定程序制作的具有特殊法律效力的司法证明文书。出具公证书更需要真实、准确。此公证书也写明了是在本公证员面前亲笔书写,那么在7月24日夜里十一点多周振受胁迫抄写证言,更不是周振本人提出申请,又去了两个不具备公证资格的工作人员,法律的严肃性体现在哪里;周振作为一个身心健康的年轻人,居然去不了公证处。公证处有没有经过认真调查?程序合法吗?7月25日出具公证书时,周振正在卧龙区法院与王平菊打官司,随后就直接回郑州了,那么南阳市宛都公证处开在哪里?在哪个公证员面前亲笔书写的这份证言?这属于不属于司法人员的乱作为?受害人发现问题后,南阳市宛都公证处又一再推诿,要么避而不见,最后给了一个啼笑皆非的结论:申诉超期。试问,这样的“公证”到底公正吗?(记者:郑义)
 
【责任编辑:刘杰】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