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日报网
繁體
首页 > 关注 > 焦点 > 正文

阜阳基层“老书记”为民直言被报复——梁永三“蹊跷诈骗案”

日期:2020-07-24 11:38:22    来源:中国新闻日报网  

【本报讯】安徽省阜阳市一位退休副处级老干部梁永三,因仗义执言为民说话,所在地被拆,群众多次上访,被认为是幕后主使,拆迁使他损失数千万,拆迁补偿款生生变成诈骗款,如今拆迁款没有得到,人又锒铛入狱晚节不保,遭受打击报复设套被判刑,翻案异常艰难,他坚信正义必定战胜邪恶,法律定能还他一个清白。2018年底,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发布终审裁定,撤销临泉县人民法院(2016)皖1221刑初496号刑事判决书,发回重审。 

梁书记两袖清风 为民直言却成“诈骗犯” 

2005年,正式退休的梁永三没有享清福,除了给当地群众办实事外,他带领四个儿女筹集了200余万元资金再创业,在阜阳市颍泉区周棚办事处梁庄(现为循环经济园区)租了十余亩土地,建起了颍北大型停车场(以下简称“颍北停车场”)。 

因地理位置较好,且附近无同业竞争,颍北停车场生意火爆,八家企业也相继入驻。停靠的车辆多,加油也是司机头疼的一件事,司机们多次给梁永三提出让颍北停车场提供停车加油一条龙服务。2011年8月份,阜阳石化公司一外派业务员付红林看到颍北停车场生意火爆,想要在此经营加油业务,双方一拍即合签订协议,付红林租用停车场的一部分场地和一间房子,用于经营加油业务,租金是每年8300元。 

好景不长,两个多月后,阜阳市颍泉区临沂商城二期建设启动,颍北停车场所在位置土地在征用之列。因梁永三在当地威望甚高,他被聘为阜阳循环经济园区经济发展顾问,协助拆迁工作,在担任此职后,他积极为老百姓争取权益,因而引起了某些领导的不满。 

阜阳富友房地产评估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房地产估价报告载明:“停车场及加油点共占地约14亩,房屋4200平方米。采用科学的评估方法和选用合理的参数进行认真测算,确定估价对象的市场价值为330万元人民币。”,也就是说,颍北停车场可以获得330万元的拆迁补偿,付红林名下加油点的13万元补偿款也包含在其内。 

梁永三称,颍北停车场本来就值这个价。作为循环经济园主要领导之一的张文生找到他协商,一次性补偿330万元可能会引起其他拆迁户的不满,指挥部研究决定给停车场150万元赔偿,并承诺会给梁永三几个工程项目做,用以补偿损失。他同意了这个方案。 

在颍泉区人大副主任徐涛的见证下,2012年4月12日,梁永三签订了拆迁协议,与之前签订的协议不同的是,这份协议书签订后并没有给梁永三留存一份。 

2012年6月12日下午四点,协议签订才刚刚过去两个月,颍泉区公安分局便找上门来,6月20日,梁永三以涉嫌“伪造公司、企业印章”被带走。大约一个月后,颍泉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对梁永三进行批捕。 

回想2005年,梁永三从阜阳市农业开发办副主任的岗位退下来周棚镇的老百姓依旧亲切称呼梁永三为“老书记”。他虽然退休了但是仍心系群众,于2007年以科学发展观为理念,引进农业高科技芦笋千亩基地,到2011年又耗巨资投资水沟渠等基础设施建设,村村通上桐柏路,群众人人有活干,当地群众收益大增,各个笑逐颜开,感谢党的好领导国家政策好。 

梁永三是一个从最基层的大队书记、公社团委书记、公社书记、乡党委书记、镇党委书记,在周棚办事处担任过9年的党委书记又到阜阳市农业开发办副主任(副处级干部)一步一个脚印实实在在干出来的,跟党保持高度一致,严格贯彻党的的各项方针政策,是百姓的贴心人。他讲实话、讲真理直言不讳依法办事反对弄虚作假伸张正义,敢于同邪恶斗争。工作45年来不摆官架子,一身正气不讲排场两袖清风。而今由于为百姓“管闲事”却遭批捕?! 

专家观点:此案构不成诈骗罪 

有关法律专家指出:所谓梁永三涉嫌诈骗一案,是滥用职权、弄虚作假、栽赃陷害,“钓鱼执法”而形成的。从整个案件的经过和实际证人证言等事实证明,该案无论是从主观上和客观上讲,都构不成诈骗罪。 

一是颍泉区检察院预防犯罪科科长朱利华是该项目拆迁纪检工作组人员,他在办案时不履行职责,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对于此案,朱利华在没有任何人反映和检举的情况下,他于2012年3月31日提前三个多月却竟以阜阳颍泉区检察院的名义到中石化安徽销售分公司进行非法调查,明显存在滥用职权、徇私枉法行为。(有朱利华携带的亲笔介绍信、当时要求追究刻公章的法律责任的信件、临沂商城拆迁工作人员通讯录、中石化安徽销售分公司给检察院的函和对付红林的调查笔录吴增辉的证据为凭)。 

二是该案存在“钓鱼执法”的渎职犯罪行为。朱利华等人到中石化安徽销售分公司调查后,已经知道加油站所提供的材料和公章有假的情况下,而如果加油站的材料和公章存在问题,朱利华和指挥部拆迁工作人员应当对付红林或梁永三核实,或者明确告知付红林对加油站的部分不予补偿,然而,朱利华等指挥部工作人员竟以明知加油站部分材料存在问题,却故意设置圈套,于2012年4月12日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与梁永三签订了补偿协议,并以此于2012年6月13日对梁永三以诈骗罪采取强制措施,将梁永三陷害被关押三个多月,由此可见,朱利华等人存在“钓鱼执法”渎职行为。(有营业执照、临沂商城指挥部【2012】4-1会议纪要、4月12日7-5拆迁协议,朱利华去合肥调查介绍信、要求追究刻公章责任的空填介绍信、临沂商城二期拆迁工作人员通讯录、中石化安徽销售分公司给颍泉区检察院的函和吴增辉的接受调查笔录为证)。 

三是梁永三是该案的停车场等企业权利主体,在拆迁时依法应当得到安置补偿,不具有诈骗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一是临沂商城指挥部的会议纪要已经确认了相关价值,梁永三认可,临沂商城指挥部也认可,何谈诈骗?临沂商城项目建设指挥部【2012】4-1会议纪要已明确认定了停车场及加油站经营损失评估价格330万元,其中有付红林加油站13万元,剩余317万元是梁永三停车场或103部车辆等经营损失补偿,指挥部仅决定先给梁永三150万元,还差167万元,梁永三要了多次至今没给。在当时指挥部又让梁永三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协议上签个名字,这项协议是一项民事协议,更不涉嫌刑事犯罪,怎能反而给梁永三捏造诈骗的罪名。 

总之,梁永三领取的该150万元是其停车场等应得补偿款,不是诈骗所得(有临沂商城指挥部【2012】4-1会议纪要和张子彬、谢凤军、梁中山等三人证人证言为凭)。即便加油站手续有假,首先不是梁永三提供,其次这并不影响作为停车场主体的拆迁补偿的所得,因为会议纪要确认,认可的是停车场的317万,全部补偿不因加油站是否有假有所影响。个别领导以长官意志为主,随意变更法院管辖,严重违法。 

四是关于加油站申请补偿资料是由付红林制作与提供的,他已在颍泉法院的法庭上承认,报送材料是按指挥部要求由梁永三签字代为申报的,不是梁永三与付红林共同合谋的,该法律责任依法由付红林承担。一是从中石化安徽销售分公司2011年5月11日与阜阳市新新集装箱汽运有限公司签订的《橇装式加油设施合作协议》证明,对加油站的设立和运营,梁永三不是权利义务主体,在拆迁过程中该加油站是否补偿,不涉及梁永三的利益,所以梁永三不具有伪造加油站资料进行诈骗的主观动机。二是付红林、梁永三的供述以及证人林云、刘士英梁中山的等证人证言相互印证证明,关于加油站申报补偿资料的虚假和假公章之事,梁永三并不知情,更不是二人合谋。三是申报《委托书》中虽有梁永三签名印章,但该委托书内容、落款日期都是付红林事先制作好的,而不是梁永三本人所签情况说明时间是2011年8月份,付红林制作倒签的时间是2010年8月份,即便存在日期倒签现象也应当由付红林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疑遭“钓鱼执法”老书记身陷囹圄 

羁押在颍上县看守所46天后,梁永三被转移到阜阳市看守所,2012年9月5日,颍泉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梁永三涉嫌诈骗一案。 

颍泉区人民检察院“泉检刑诉[2012]124号”起诉书载明:“拆迁期间,梁永三为了获取更多的赔偿,付红林为骗得加油站设施搬迁补偿而合谋出具虚假证明材料,将该加油设施变为由梁永三所有。” 

 “我根本就不知道付红林提供的材料是虚假的。”梁永三愤怒地说,根据拆迁指挥部的安排,为了简化工作,要求停车场与加油点一同申报补偿事宜。梁永三认为自己只是顺便帮忙递交了相关材料,至于付红林提供材料是否是真实,他没有这个能力去辨认。况且,付红林拿到再多的补偿款,他也不能从中分一杯羹。 

停车场、加油站的总估价是330万元,指挥部决定只给梁永三150万元,同时他曾被告知:“只要得到150万,拆迁指挥部对此如何处理不要过问。”梁永三的辩护律师认为,该150万元是对梁永三停车场损失的合理补偿,而非诈骗所得。 

但梁永三已慢慢意识到,有人在设局“整”他。问题就出在2012年4月12签订的“协议书”上,因为梁永三没有留存一份,他发现在协议书签订之后,有人在上面做了手脚,其中的“拆除附属物”一栏,在签订之时是空白的,但后来却多了四行字,规定了这150万元补偿款的明细,其中大部分补偿款属于加油点。 

更让梁永三惊讶的是,早在几天前的4月5日,阜阳临沂商城项目建设指挥部就做出了“阜临指字(2012)4-1号”会议纪要,该纪要载明:“同意补偿该户加油设备、加油设备搬迁、附属物及停业损失计103万元,停车场经营损失及附属物计47万元。”而对以上情况,梁永三表示毫不知情。 

也就是说加油点的103万元被认为是梁永三“诈骗”所得,这让他感到虚假、栽赃、冤屈。 

不仅如此,梁永三辩护律师还认为:本案存在“钓鱼执法”的嫌疑,在没有人检举的情况下,颍泉区检察院工作人员朱某早在2012年3月31日就到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安徽销售分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安徽销售分公司”)调查。同时,中石油安徽销售分公司回函给颍泉区人民检察院:“经确认,我公司与阜阳颍北大型停车场不存在相关委托代理关系,委托书上所盖我公司合同专用章疑为伪造。” 

 “如果相关部门对付红林的加油站相关材料有疑问,就应该明确告知他。”梁永三说,更不应该在4月12日签订拆迁协议,这是引诱人犯罪。 

梁永三一直在据理力争,但没有实质性的效果,2012年9月20日,颍泉区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此案,因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脑供血不足等七种疾病,受不了刺激的梁永三在法庭上晕倒了。 

当地群众为老书记打抱不平 

当地一位群众说,梁永三当了一辈子的干部,不仅没积累财富,反倒是欠了不少债,他在法庭上晕倒后被送往医院急救,而一部分急救费还是借来的。但老梁积累了一辈子的精神财富。虽然退休了十多年,但原周棚镇人没有不挂念着“老梁”的。 

早年丧夫的谢某在说起梁永三时,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泛红,她似乎不愿意去回想过去,“如果没有梁书记,真不知道怎么活下来。”谢某说,小孩子吃不上饭、穿不上衣,被梁永三知道后,便数次送钱给她。就在前一段时间,梁永三在大街上碰到了谢某,得知她家被强拆后,又塞给了她几百块钱。 

王金昌是原梁庄大队的大队长,“这辈子我最佩服的人就是梁书记了。”他说。 

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天下着很大的雪,有一尺来深。”王金昌清楚的记得,我们大队书记找到当时乡里的书记梁永三,说老百姓家里没东西吃了。梁永三立刻自己掏钱买了一车面冒雪送到了老百姓家里,并告诉大队长:“一定要让老百姓在除夕夜吃上饺子。” 

“梁书记为老百姓做的好事数不胜数,他是真正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好官。”村民殷洪亮说,在梁书记调职到阜阳市时,各家各户都放着鞭炮欢送,人们走在梁书记身后,一直把他送到新调任的单位。 

“就是因为梁书记关怀我们,而我们也敬重梁书记,所以别人以为我们是‘一伙的’。”殷洪亮说。早在2008年,因征地问题,老百姓告到了北京,后来农业部下达了批文,督促地方解决老百姓诉求,这引起了地方领导的不满。“他们认为这件事幕后指使者就是梁永三。”殷洪亮说。 

谢某也告诉记者,当地一家报纸曾经刊登了颍泉区主要领导王某某书记为副厅级干部使用任前公告,要求老百姓提意见,结果老百姓把该官员告到了省里,影响到了该官员的“前程”。这件事又被认为是梁永三指使的,谢某认为梁永三可能因为以上事情而被打击报复。但这种说法仅仅是一个传言,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证实。 

更有三十五名老村长支书联名上书为梁永三鸣冤打抱不平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   

梁永三“被诈骗”成阜阳被报复第二人 

梁永三蹊跷诈骗案历时八年,梁永三的遭遇也引起新华网、人民网、光明网、中国网等媒体报道,梁永三向媒体介绍,在经历了安徽省临泉县人民法院一审被判有期徒刑五年,阜阳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判,在经过全国各大媒体的关注和他不懈申诉后,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和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于分别做出发回重审的决定。看到胜利曙光的梁永三很快被临泉县人民法院2018年8月6日做出(2016)皖1221刑初496号刑事判决书的判决惊掉了下巴,这次在起诉书没有改一个标点符号更没有新的证据的情况下判处梁永三有期徒刑十年。 

轰动全国的阜阳“白宫”举报人蹊跷死亡,引起安徽省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由安徽省纪委牵头、安徽省人民检察院等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驻阜阳,揭开阜阳市颍泉区仿白宫办公大楼建造违法占用耕地,“白宫书记”张治安官员腐败、报复陷害举报人等问题,张治安因犯受贿和报复陷害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张治安在颍泉区委担任书记时,王玉峰是区长,张治安判刑后王玉峰任书记后至太和县委书记;如今王玉峰已经是阜阳市委常委、副市长。 

公开资料显示给张治安行贿的官员张文生被撤销行贿买来的行流镇党委书记职务并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反而被提拔到阜阳循环经济园党工委负责人,也就是他给梁永三商谈拆迁赔偿的负责人。梁永三称,阜阳市颍泉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徐涛充当马前卒,具体操作的赔偿和设圈套栽赃陷害。 

梁永三感叹道:张治安报复陷害举报人其他班子成员难道不知?如果举报人不是蹊跷死亡,真相何时能大白天下?张治安的报复陷害人的毒瘤依然在阜阳存在,遗毒太深了,我有可能就是被报复陷害的第二人。我是一名老共产党员,时刻牢记党的宗旨,严格要求自己,即便在受到冤屈也依然相信国家的法律会还我的清白,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正义会晚来但不会缺席。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