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日报网
繁體
首页 > 关注 > 民生 > 正文

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签替父母还债申请 当事人称被法官诱骗

日期:2020-07-06 23:06:38    来源:凤凰网  

昔日太和县医药界大亨事业有成,为事业发展借高利贷几百万短短几年,利滚利已经翻到几千万,巨额利息压倒商业巨人,儿子救母心切,在法官承诺只要在替父母还债申请上签字就让母亲回家过春节,结果母亲没有回家过年,而儿子们也卷进这场风波,生活举步维艰。

2020年6月21日星期日是父亲节,刘政特别珍惜这个节日,特意和父母一起度过,让父母享受天伦之乐。刘政的父亲昔日是太和县医药行业的翘楚,生意做得风生云起,在父母的熏陶之下早早事业有成,他大哥更是在北京有稳定的工作和自己的事业。

太和县位于安徽省西北部,地处黄淮平原腹地,位于阜阳、亳州两市之间,这里并没有全国知名的大药厂,但却存在着一个全国规模较大的医药交易市场。每天有来自全国的近四千家药厂在此卖药,每天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千家医院、药店到此买药。太和医药市场与全国4000多个医药厂家有业务来往,销售范围覆盖全国,已经形成了“买全国、卖全国”的医药购销规模,平均每天有2500多万元的交易额。在这里成就了无数个百万富翁、千万富翁还有亿万富翁。

刘政的父亲随着生意的扩张资金出现紧张,从2015年4月开始陆续高息借款数百万,月息3分。天有不测风云,正在刘政的父亲高歌猛进的时候,生意出现滑坡,资金链紧张,没办法只有饮鸠止渴,不断地借高利贷填补现金流,苦苦支撑两年多,高额利息是压倒这个商人的最后一块巨石。

2018年11月7日,太和县人民法院执行局下达了执行裁定书,称刘政的父母恶意转移资产,将刘政名下银行卡、房产全部冻结。

刘政很郁闷地说:我名下的房产,均为父母欠下高息债务之前所赠予之房产,并且赠予房产时两位早已成年,银行卡之间的转账行为也是属于父母用我在外面上学期间留在家里不用的银行卡相互转账,属正常经营范畴,不存在转移资产的行为。但是太和县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不顾事实真相,直接把我和我哥哥的全部资产冻结。在银行卡冻结期间。我哥哥在北京工作,连基本的生活都没有办法得到保障,生活上的开支,只能向朋友借钱来维持。

2018年12月份,太和县法院执行法官马从亮亲笔写下《申请书》给刘政和他哥哥各一份,内容是:我自愿将名下房产交于法院,让法院拍卖替我父母还债的“申请书”,让他们俩签字,他们没有签字。一个月后,法院将刘政母亲拘留,然后执行法官马从亮说:你们在《申请书》签上字,就把你母亲放出来过年。春节是万家团圆合家欢乐的节日,作为儿子们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母亲在拘留所过春节,2019年1月24日,刘政弟兄两人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签了《申请书》。

收到《申请书》后,法官马从亮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出尔反尔,刘政的母亲不仅没有回家过年,反而又追加拘留时间15天。此法官的行为已将人民法院的公信力丧失的荡然无存。

在马从亮法官的诱骗与胁迫下所签的《申请书》,就是这一份《申请书》给刘政哥俩带来灭顶之灾,名下房产被查封,被法院明显低于市场价拍卖,并将两人两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使他们在名誉、生活和工作上受到了极大的损失,同时也失去的了重要的商机,自己的生活陷入困境。

为此,刘政对这份违心签下的《申请书》提出《执行异议申请书》。

刘政的律师对此态度鲜明:首先,该申请书不是刘政的真实意思,理由一是在刘政的母亲被太和县法院从2019年1月18日开始被拘留,长达一个月的超常羁押期间,执行人员声称只要刘政按照他说的内容写个申请书就可以把他的母亲放出来不耽误过年的情况下,违心出具的。而且在刘政按照执行人员的意思写了申请书的情况下,他的母亲也没有在过春节前被放出来阖家团圆,显然该申请书是有前提条件的。理由二是尽管刘政写了申请书,但是刘政并没有按照执行人员的要求撤回执行异议申请。相对于申请书的执行异议申请书,自始至终一直存在,并且在执行人员的多次要求下也没有撤的回异议申请,这就充分说明了申请书不是原告的真实意思。

其次,退一步说,即使刘政同意了自己的财产被法院处置,也不代表原告自己自愿接受法院的强制执行。刘政的意思表示即自愿处分财产与法院的强制执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不可混同。申请书也没有写上自己接受法院强制执行的内容。

第三,即使刘政有让法院处分财产的意思表示,在该财产处分没有完全实施终了的情况下,同样刘政也一样有真实的意思表示可以对以前的意思表示予以撤回。就是刘政赠与了财产,按照合同法的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也可以撤销赠与;而且受赠人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的,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

最后,刘政的申请书出具时间是2019年1月24日,而太和县人民法院的有关执行裁定书均在申请书出具时间之前。以上执行裁定书既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属于违法裁判,也不会因为申请书的出现就具有合法性。

2019年6月27日执行法院下达执行裁定书以刘政哥俩签下了的《申请书》为由驳回了刘政提起的的异议申请。之后,向太和县人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2019年10月29日太和县人民法院驳回了刘政哥俩的起诉。

2019年12月17日阜阳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刘政的上诉申请。

2020年3月20日法院将刘政2014年购买的位于合肥市滨湖区的房产以252万拍卖,将刘政哥哥2013年购买的位于太和县国建翠园的房产以395万元拍卖。

2020年4月3日刘政的父亲去法院找马从亮法官沟通案件,马从亮法官却说:那个《申请书》不算数了。

刘政气愤地说:而法院执行局以《申请书》为由驳回我的执行异议申请,又以这个名义将我名下位于合肥的房产拍卖、同时冻结名下所有房产。经过一审二审之后现在却又说“不算数了”,那么以“不算数的申请书”作出的判决裁决是不是也应该“不算数”?法院的执行权仅以此颠倒是非吗?

身材高大魁伟的刘政满脸疲惫:不能让我一个年纪轻轻,对未来充满向往的年轻人承担如此巨额的债务。此执行法官的行为已违背{法发(2019)35号文件}“善意文明执行理念的意见”的理念,不对真实情况进行了解取证,随意将我的所有资产冻结。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一定能还我公道。(钟声 长江 方圆)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