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日报网
繁體
首页 > 关注 > 焦点 > 正文

山东凯立丰公司上亿资产为何不翼而飞

日期:2021-09-12 10:41:41    来源:中国网络日报网  

当今社会,由于管理不善,出现企业倒闭现象屡见不鲜。但是利用别人的善良和信任,利用手握公司公章的便利编造虚假协议,欺骗政府职能部门,把本属于别人的资产理直气壮的看似合理合法地过户到自己的公司名下,这样的案例真的是凤毛鳞次,少之又少。最近在山东聊城市莘县,记者同受害方的律师介入调查了一起资产过亿公司是如何被他人设计,暗箱操作而成为空壳公司的。

凯立丰公司、郑建坤、增资、租赁

据山东凯立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立丰公司)实际控制人郑建坤介绍:山东凯立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11月14日,开始是做外贸生意的(外贸期货),主要是豆粕。后来想扩大业务规模搞深加工,山东凯立丰公司与山东莘县萃亭街道办事处大里王村签订土地租赁协议,占地面积72.09亩,租赁其土地建厂,投资额2.1亿元,有莘县人民政府、莘县发改局、莘县环保局、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政府部门批文。后来为了扩大厂房面积,又投入资金把工厂边的三十多亩圈入厂区内,使凯立丰厂区土地到了110亩左右。

2014年8月28日,凯立丰公司增资,经朋友介绍,自然人李伟出资200万元占比8%成为股东之一,开始进入凯立丰公司运营。其余股东为自然人郑建坤出资1500万占比60%,自然人李福广出资600万占比24%,自然人王海生出资200万占比8%(有股东协议书)后经过几次变更,2015年8月10日凯立丰公司股东变更为郑建坤60%郑建士40%,法人也由李福广变更为郑建士。郑建士是郑建坤的亲弟弟,用大字不识几个的郑建坤的话说,公司就是他的。

由于前期投资出现急躁冒进,项目投资预期不理想,加上几次生意交易出现重大失误,公司财务现金流出现困难,外欠账款增加。在此情况下,李伟主动提出以租赁形式与凯立丰公司签订了《厂房设备租赁合同书》,租赁厂房面积共计17199.914平方米。租赁期五年,自2015年12月10日至2020年12月19日,开始全面接手凯立丰公司厂区。合同书上约定:租赁期内,乙方(李伟方)不可以对租赁物转租。乙方筹集资金对甲方(郑建坤方)厂房所用土地使用权进行摘牌;用土地使用权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用于企业运营,同时代甲方进行分期分批偿还所欠银行和个人等债务,并签订偿还协议(有附件债务清单,此清单郑建坤说他没拿,在李伟处)。租赁费用:经协商,乙方代甲方进行分期分批偿还所欠银行等债务,甲方不再额外收取租赁费用。此租赁合同书签名摁手印甲方是郑建坤,盖凯立丰公司公章,乙方是李伟,盖莘县四通物流有限公司公章,莘县四通物流公司后来改名莘县四通实业有限公司。郑建坤说:自租赁合同签订后,郑建坤就基本不去厂里了。

29.jpg

四通实业、李伟、及其他

2016年1月1日,李伟出面同凯立丰公司签订聘用合同书,李伟任山东凯立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签字者甲方(凯立丰公司)有郑建坤、王海生、李福广、李伟,乙方是李伟,由此李伟取得了凯立丰公司公司印章的控制权。

从天眼查中得知:莘县四通实业有限公司(以后简称四通实业)开始的法人股东是一个人朱建军,占股100%属独资企业。2014年4月15日的市场监督管理局资料显示,四通实业法人换成了李伟,股东成了两个人:杨国恒认缴出资50万元占股5%,李伟认缴出资950万元占股95%。李伟的职务是四通实业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以后又进行了增资,2016年3月3日资料显示杨国恒认缴额350万元李伟认缴额6650万元。到了2016年4月20日资料显示,法人换成了张锡辉,股东是杨国恒张锡辉。2016年8月22日,股东又变成了宋福香和张锡辉,一直到2019年3月23 号,李伟的四通实业联络员身份才被朱建军代替,朱建军又回来了,重新成了四通实业的法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20年的一个银行诉讼案中,李伟作为被告排在最后一个。之所以这么不厌其烦地强调四通实业人员组合,只是想说明以李伟为核心领导人的四通实业公司,是如何有步有序的把凯立丰公司吞掉的。

由于凯立丰财务出现不良,外债增多,相关债权人通过法院查封了凯立丰公司的相关资产,包括厂房、办公楼、设备等。于是四通实业公司先和莘县农商银行达成债权转让协议,甲方山东莘县农商银行,签字人安信民行长,是盖的手章,没有签字,以后有关银行业务都是陈丽娟(莘县农商银行职工)签的字,乙方是莘县四通实业有限公司,签字人是法人张锡辉。(于2016年8月19日签订)甲方将属于凯立丰公司的债权转让给乙方四通实业公司,债权总额20924938.33元。随后四通实业公司通过莘县人民法院,将此债权及利息打包,把凯立丰公司的相关资产优先受偿。(莘县法院2016鲁1522民初4695号)民事判决书上显示:凯立丰公司按年利率11.64%利息支付款项20002000元及支付款项922938.33元,案件受理费73212元也由凯立丰公司负担。没有审判长,只有一个审判员葛士俊,一个书记员张小涵。2018年9月29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8鲁15民申85号)驳回凯立丰公司的再审申请,审判长是张海洋。

2016年3月10日,凯立丰公司和四通实业公司签订了一份《厂房设备租赁补充协议》2016年8月19日,四通实业公司和凯立丰公司又签订了《资产转让协议》。这两个重要协议是我们在莘县人民法院执行庭查到的,郑建坤说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两个协议。

从凯利丰公司提供的资料中看到:租赁厂房协议和聘任李伟为总经理合同书上,都有凯利丰公司公章和郑建坤的签字。我们从莘县人民法院执行庭调取的《厂房设备租赁补充协议》和《资产转让协议》只有双方的公章和法人章,《厂房设备租赁补充协议》只有公章。《资产转让协议》是莘县人民法院从银行调取的,因为是复印件,字迹模糊,看不清楚内容,但盖章还清晰,没有双方的签字及摁手印。《厂房设备租赁补充协议》文字很清晰,内容主要是第三条和第五条。第三条是:、、、、、、乙方承诺,待贷款下来后,乙方运营获得利润,分期分批替甲方偿还所欠债务。此条是李伟团队的杰作,将以前的租赁费用协议偷梁换柱,变无条件偿还为有条件偿还。第五条还顺带着把凯立丰公司的预缴土地款3749292元順到了四通实业名下。郑建坤的话:这么重要的两个协议都没有签字没有摁手印,那时不可能的。

莘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莘县国有资产管理局

凯立丰公司的工厂用地53333.33平方米,通过国土局等相关政府部门(莘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莘国土示字(2016)16号)变更到了四通实业公司名下的土地面积是4、4635公顷,莘县国土局2016年8月17日公示,8月19日成交,由四通实业公司969万元挂牌竞拍。据知情人士透露:交易太仓促,价格远低于市场价。

相关资料显示,凯立丰公司的工厂用地经历了一波三折。从莘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原莘县国土局)查询,涉案土地的地上附着物办公楼、厂房等被莘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认定为非法建筑(莘国土执字(2013)106号),做出没收并罚款的行政处罚,有莘县国土局的非法财务移交书(2013年12月26日);有莘县国有资产管理局的接受通知书(2013年12月30日);有2014年11月(或是4月)7日的盖有莘县公安局驻国土资源局公安室公章的国土资源管理案件申请回执编号51;还有2015年6月24日盖有莘县国土资源局财会专章的1599999、9元罚款收据,编号:101066251798;而据郑建坤讲,凯立丰公司没有交这笔罚款,也没有接到法院强制执行的文书。因为此事,2013年10月20日当时的莘县莘亭街道人大副主任关贵斌还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相关资料显示:这边有罚款有没收有处分有立案(犯罪),那边是有支持有证明有批复。2013年7月22日莘县发改局的山东省建设项目证明,登记备案号1315040073;还有2013年9月11日盖莘县环境保护局行政许可专用章的莘环审(2013)79号;2014年9月20日的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还有山东省人民政府建设用地同意征收批件鲁政土字(2015)1109号。郑建坤的话:大千世界,五彩缤纷。

资料显示:莘县农村商业银行(莘县农商银行公司业务部抵字(2015年第0178号))给凯立丰公司厂房设备,办公楼等资产用于抵押贷款评估价67410290.90元(不包括工厂土地)。四通实业公司代凯立丰公司偿还了20924938.33元的银行贷款(郑建坤说是为了能继续从银行抵押贷款)和另一笔债务为14438300元(此笔债务人已经到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的凯立丰外债。

在莘县人民法院查询中,查蒋青建、左庆亚与凯立丰公司的执行案中,四通实业公司提出执行异议,向法院提供了《厂房设备租赁补充协议》,郑建坤才知道还有这个协议。

查中国工商银行诉凯立丰公司、山东昊通物流公司案(2017)鲁1522民初3854号,代表凯立丰公司的诉讼代理人是凯立丰公司员工杨国恒,诉讼委托书员工证明等资料上面都盖有凯立丰公司公章,时间是2017年11月16日。而据郑建坤讲,2017年4月5号在聊城日报上作了公章挂失后,凯立丰公司就换了新公章,经对比一看真的不一样:原公章带有编码,新公章没有。

郑建坤另外讲:自从把凯立丰公司厂房设备等租赁给李伟后,凯立丰公司就没有员工了。就是用员工出庭也不会用杨国恒的,因为是和李伟和四通打官司,而他即是李伟对象的亲外甥,又是四通实业股东。

算账

郑建坤算了一笔账:四通实业公司给凯立丰公司还账买地等费用共计45053238.33元。凯立丰公司地上厂房等建筑物市值67410290.90(莘县农商行评估)加土地按67亩(其余土地30多亩没有招拍挂暂不计就送给李伟了)按35万每亩计(此价格是当地的综合价,据当地想买地的企业家称在莘县有价无市,就是有钱买不到土地)加凯立丰公司的土地保证金3749292元,一共是94609582.9元。李伟所在的四通实业公司赚取差价49556344.57元。额外的好处是:四通实业还存有白赚的30多亩土地,还有五年多免费使用的17199.914平方米的厂房设备办公楼。

本来想以租赁厂房设备形式偿还外债,没想到还没等租赁期满,就什么也没有了。包括厂房、包括设备、包括办公楼、包括土地,留给凯立丰公司的除了一个空壳,还有就是比以前更多的外债——高额利息在天天增长啊。

我们的受害人郑建坤喝多的时候会呻吟会流泪:正义公平会迟到,真得早晚会来到吗?

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力倡依法治国,法治政府顺应民意的今天,山东莘县出现如此让人无语的事件,真得希望引起各级领导的重视。让人民在每一起司法诉讼中都得到公平公正是党的郑重承诺,关于此案我们将持续跟踪报道。(记者  李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