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日报网
繁體
首页 > 关注 > 焦点 > 正文

上市民企河北民生燃气项目深陷“沙河”

记者 吴起龙 渠沛然

日期:2021-12-01 11:21:13    来源:市场报  

一场旷日持久的企业纷争,其中矛盾剪不断、理还乱。或和或诉,但愿各方能不忘合作初心,多一份理解,尽快息纷止争,重新走上运行正轨。毕竟,民生输不起。

近日,A股上市公司金鸿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鸿控股”)的几份举报材料,将其旗下一家控股天然气公司的控制权之争公之于众。比股权纠纷更严重的是5000多户居民和多家工业用户的用气难以保障。

据悉,陷入争斗的是沙河中油金通天然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油金通”)。该公司系2012年5月,由金鸿控股全资子公司中油金鸿华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鸿华东”)与沙河市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沙河建投”)共同出资设立,前者持股51%,后者持股49%。

“近年来,二股东沙河建投擅自修改收费系统,借中油金通采购的气源与输气管网向用户供气,抢占资源,已严重损害了合资公司及大股东金鸿华东的权益。”金鸿华东总经理赵立全直言。

2021年春,金鸿控股以控股股东身份实名举报,沙河建投独占其控股公司中油金通,损害公司及其债权人、控股股东利益,还影响当地天然气民生保供工程。

对于举报内容,中油金通总经理张学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股东之间确实存在分歧,但金鸿方面所反映问题并不属实,将采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

1638272109812009471.jpg

中油金通股权关系图

国资控股变参股,控制权之争渐起

金鸿控股称,中油金通是其控股公司,也是沙河市政府的招商引资企业。自成立以来,在沙河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投资建设了邢台市南宫—沙河天然气输气管道工程及沙河经济开发区燃气管网工程;2017年10月,完成了南沙长输管道与沙河城网的通气置换,项目总投资达2.5亿元。

“2012年,在沙河市政府的安排下,金鸿华东与代表沙河市政府的沙河建投合资合作,成立了中油金通。”赵立全回忆说,中油金通成立之初,沙河建投是沙河市政府下辖的国有控股企业,控股股东为沙河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管理处,股权占比为28%。“彼时,沙河建投的董事长、总经理均是由沙河市政府任命。”

赵立全进一步解释,沙河建投的股权结构在2015年7月发生变化,注册资金由4000万元变更为2920万元。其中,代表国资成份的沙河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管理处的出资由1120万元缩减为40万元,占股比例由28%稀释为1.37%。至此,沙河建投由国有控股变更为了国有参股。

“得知股权变动情况后,中油金通曾多次向沙河市政府了解情况,并于2018年9月向沙河市政府提交书面报告,请沙河市政府书面确认沙河建投的企业身份、管理关系,并申请提供沙河建投的股权变更的相关批复文件等,但均未提供。”金鸿控股法务负责人李女士对记者说。

目前,沙河建投已与沙河市政府管理脱钩。“因其国有控股企业身份的变化,我司与之合作基础丧失,这也是中油金通股东间矛盾、分歧出现的最根本原因。”赵立全补充说。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油金通管理人员对记者直言,股东金鸿华东与沙河建投之间的分歧,致使双方合作长期陷于僵持状态,目前公司已处于非正常经营状态。

争斗升级?公司收费系统被替换、公章被抢

事实上,中油金通股东间的分歧由来已久。

金鸿控股方面爆料称,2016年10月,邢台市政府出台煤改气政策,支持各区县开始实施“村村通煤改气”,并落实了财政补贴政策。当时,沙河建投与沙河市桥东街道办事处3个村重签施工合同,并以其名义组织施工。

2017年8月,因沙河建投无法完成村村通工程,遂由沙河市政府等出面协调,最终中油金通同意在沙河建投完成“村村通煤改气工程”竣工验收后进行资产接收。

“为完成天然气村村通工程通气任务,金鸿华东继续投入资金建设城市管网与村村通工程的连接管道及调压、计量设施。”赵立全对记者直言,因工程质量存有隐患,且沙河建投与承包单位存在债务纠纷,中油金通无法实现村村通工程资产的平移交接。

据金鸿控股介绍,2018年4月27日,在中油金通不知情的情况下,沙河建投要求燃气表厂家将6个村村通工程(约3000户)居民收费系统进行更改。“村村通工程的管网配套建设、调压安装、管网及入户置换、日常巡检运营、办理充值收费等工作均由中油金通完成,然而收款账户却被替换至沙河建投名下。”赵立全说。

“合资公司中油金通铺设、验收、运营项目收益应归中油金通享有”,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王维维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沙河建投作为中油金通的股东,将工程项目应收取的资金私自截留,不符合《公司法》的相关规定,需对中油金通和金鸿华东承担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甚至还要承担刑事责任。

近几年间,沙河建投存在擅改公司收费系统、私自开发用户、私开管道阀门、强行通气等行为。“中油金通建设输气管网、采购气源、向用户供气,而沙河建投则收取配套建设费、收取气款,致使合资公司资金链断裂,无法继续维持正常运转。”上述中油金通管理人员补充说。

爆料材料还称,2017年元旦,中油金通总经理张学宏带人抢走了公司财务人员的办公电脑、保险柜、财务凭证、财务专用章、法人章,时任中油金通财务总监田先生向记者证实了上述被抢事实。

“根据合作协议约定,中油金通由大股东金鸿华东委派董事长、财务负责人及一位工程副总;二股东沙河建投委派总经理和一位副总,主管中油金通市场。”法务李女士说,合资公司公章、财务章、法人章均被沙河建投抢走,大股东委派工作人员失去管理权,中油金通亦无法正常使用。

关于金鸿控股方面反映,中油金通大股东、二股东之间存在的矛盾分歧等问题,张学宏对记者表示,金鸿华东与沙河建投之间确有分歧存在,但金鸿所反映问题是造谣、诽谤。

“金鸿方面为收购沙河建投股份,故意制造矛盾;为了股价上涨,其编造虚假财务报表;在沙河建投欲向税务部门请示,要求退回税款时,其抢走公章。”张学宏说,我们已向法院起诉,要求依法让金鸿华东、赵立全等停止侵权行为,并公开道歉、赔偿名誉损失。

王维维分析称,就爆料材料看,沙河建投一些行为属于滥用股东权利。根据《公司法》规定,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合资公司中油金通及其股东金鸿华东可以沙河建投为被告,提起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之诉或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之诉,维护中油金通和金鸿华东的合法权益。

股东分歧,曾致下游用气居民遭殃

据介绍,中油金通承担着107公里长输管线、16公里沙河城网管道的运营与安全责任,以及下游5000多户居民的供气、巡检、抢修等服务保障工作,然而公司却多次“易主”,主要负责人不断变化。

无论如何,控制权纷争曾波及民生工程,让本应享受天然气便利的村民“遭殃”。2018年6月,沙河建设擅自向两家玻璃压延线供气,因气源指标不够,且不同意压减工业用户气量,导致长输管道一度被抽空,村村通居民无法正常用气。

另据《燕赵都市报》报道,2019年3月30日,中油金通曾因公司内部问题,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对全部协议用户实施停气。

对于当年曾经毫无征兆的停气现象,村民们怨声载道。“这个天然气到底啥时候能来,过会没气,过会还是没气”“大常庄啥时候能来气,说停气就停气,也没人管”“停气近俩月,到底还通不通气,我们取暖做饭咋办?”“说是给我们老百姓带来温暖生活,怎么这么靠不住呢?”

鉴于此,在中油金通无法正常经营的状态下,经沙河市政府协调,金鸿华东、沙河建投与中石油昆仑燃气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以下简称“昆仑河北公司”)签署了《委托经营协议》,约定由昆仑河北公司受托经营中油金通。

然而,委托经营管理期间除实现南沙线长输管线的管理外,沙河建投未按约定向管理方昆仑河北公司做任何交接(包括相关企业证照、印章、印鉴、财务、人事资料等),造成委托经营期间的中油金通仍处于失控边缘,甚至第三方对经营及资产的审计评估工作也无法开展。

民生用气、股东权益该如何保障?

由于中油金通长期处于非正常经营状态,公司各项业务无法正常开展,公司已处于高风险状态。另据了解,大股东金鸿华东为维持运行还承担着银行还本付息的巨大资金压力。如今,资金链断裂已无法支付中石油气款、员工工资,以及工程、材料款等其它费用。

那么,中油金通如何能够既保障民生用气,又有效维护公司及股东权益呢?

沙河市城管局燃气办主任付禄恒曾对媒体表示,当地计划暂时由河北省天然气公司进行托管,优先保障百姓民生、保障群众温暖过冬。因中油金通现在没有气源,眼下正值供暖期,让省天然气公司先供气,解决群众供暖问题,至于企业间的问题下一步政府再协调解决。

法务李女士对记者表示,面对问题,我们多次恳请沙河市政府方协助解决,尤其是对存在的安全风险提请政府及各主管部门给予重视,以免造成停气等问题影响社会安定,均未得到明确答复。与此同时,尝试转让股权在沙河建投的干预下也未成功。

“根据《公司法》的规定,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金鸿华东若想转让所持中油金通51%的股权,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沙河建投征求同意,沙河建投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王维维表示,若沙河建投不同意金鸿华东对外转让股权,应当购买该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

对于爆料材料反映,沙河建投要求享有优先购买权、甚至提出受让股权价格为零的问题。王维维解释称,沙河建投若同意金鸿华东转让股权,在与受让人同等条件下,可享有优先购买权,但不是受让价格为零。


评论排行